您的位置  首页 > 专家论坛 >> 正文
董积生:加速培育内需 实现高质量发展
[来源:经济参考报 | 作者:董积生(整理)  | 日期:2019-05-15 21:44:56 | 浏览次]

 KKA流通经济网

 
董积生:加速培育内需
 
 
 
 
 
实现高质量发展
 
 
 
 
 
5.15 董积生:加速培育内需 实现高质量发展.png
  
 
 
 
近年来,我国不断推动经济增长向内需主导转变。随着国内外经济形势发生变化,这一转变进程还需要进一步加快,而经过多年发展,我国也更有条件加速推进这一转变。
  从各国实践看,当经济发展到中高收入水平,尤其是经济总量跃居世界前列,对外贸易总量较大,进出口增长速度将趋缓,特别是出口增速将更加趋于放缓,对外贸易顺差减弱,甚至呈现逆差,经济增长将更多由外需转向内需推动。
  我国外需环境发生重大变化,传统经济增长路径受到约束。2001年至2018年,我国出口年均增速达到14%,是世界上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不仅支撑了经济增长,也通过进出口带动了国内投资、消费,缩小与发达经济体的差距。但当前国内外环境发生重大变化,极大冲击这一增长模式的基础。
从国际环境看,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泛起,国际多边贸易规则和秩序受到严重影响,WTO框架下的全球贸易一体化受到严峻挑战;从国内因素看,随着劳动力、用地、生态环保等各种生产成本逐渐上升,过去所依赖的拼资源、拼低劳动力成本、低用地成本,甚至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以换取出口快速增长的模式已经走到尽头。
 
因此,加速培育内需增长动力,已成为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迫切需要:
 
一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要。经过多年发展,我国需求结构与档次发生重大变化,已基本接近发达国家水平,但供给结构和供给方式调整升级滞缓,不能适应迅速变化的需求升级,出现了供给制约需求实现的特殊矛盾,“需求疲弱”难以缓解,当前我国传统产能基本上都处于过剩状态。另外一方面,国内市场从日常消费品到投资品以及医疗教育等大量来自进口,每年境外消费达到数千亿美元,甚至超过1万亿美元,不仅使我国经济增长加重了对外部市场的依赖,也削弱了国内投资和生产。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通过改革创新手段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增强我国经济运行质量优势,一定程度上也是启动内需,以国内生产替代每年数额巨大的进口高端产品、高质量产品等,实现供需平衡。如果不能促进内需对经济增长的主导作用,大量消费尤其是升级类消费仍建立在外需基础之上,则无疑会极大挤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空间。反过来,只有经济增长建立在内需主导基础之上,我国数量众多的人口优势、广阔的市场空间才能切实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创造良好的环境。
 
二是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需要。生产的终极目的是消费,只有有了消费和消费的扩大,生产和生产的扩大才具有可持续性,经济才能正常运行,而且相比生产的波动性比较大,消费也表现出相对的平稳。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近年来消费要素对我国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不断提升,已超过投资成为三大需求要素中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大要素。但同时也应该看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体现之一是经济保持平稳增长,不出现大起大落。在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国内投资增长趋缓的背景下,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稳定经济增长,需要消费要素发挥更加稳健作用,经济增长更多转向由内需特别是消费内需的驱动。
 
三是区域经济平衡协调发展的需要。经济高质量发展要求区域经济趋于平衡发展,实现共同富裕。我国地域广阔,各地发展基础参差不齐,虽然总体上呈现缩小走势,但当前地区经济发展差异仍很大。经济发达地区往往也是外向型经济地区,对经济落后地区的辐射带动作用还不强,我国区域经济发展联动性、互补性不足,显然这并不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表现和要求。加强内需主导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我国各区域经济才能更好更充分地实现联动性、互补性发展,经济发达地区也可以更多摆脱对外需的依赖。
 
在国内统一市场不断建立健全的市场机制作用下,我国构筑以内需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条件愈发成熟,经济增长完全可以更多由内需驱动。
 
一是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促进区域经济联动发展。我国区域经济互补性强,但区域经济联动性不够,重要原因之一是区域经济本位利益,要素流动成本高,市场机制难以充分发挥作用。要打破本位主义考核导致的行政性垄断,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健全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制度体系,实现全国一盘棋布局和各类市场要素自由流动,为创新发展、产业梯次转移和产能区域合作创造条件,提升各区域经济发展的联动性、互补性。
 
二是稳定提升消费要素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尽管近年来在经济增长中,消费要素作用提升,甚至大大超过投资、净出口要素,但从近四十年来发展情况看,消费要素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并不稳定,多是在经济特殊时期起主导作用。因此,政策调整应重在从调节收入分配入手,进一步提升居民收入在社会财富分配中的比重,缩小贫富差距,完善社会保障机制,真正发挥并稳定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主导促进作用,坚定不移地推动由外需转向内需、由投资转向消费的战略转变。
 
三是着力发挥基建投资对经济增长和升级的基础支撑作用。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基础设施建设有了很大改进,但无论是从缩小区域、城乡基础设施建设的差距,还是从升级基础设施角度来看,我国基础设施投资空间仍然非常大。与传统的基建投资相比,未来我国5G、人工智能等软件基建投资将趋更快增长,为内需主导经济增长创造了条件。
 
四是创新驱动发展。只有创新提升品质,内需主导经济增长才能最终落到实处。当今全球正处于信息技术革命全面渗透和深度应用大爆炸的前夜,大量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我国要把握好历史机遇,通过健全完善市场法制秩序,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风险投资基金在创新中的积极作用,给创新在环境、资金、税费、人才等各方面支持,进一步激发基础创新、原发创新,推动创新对经济增长模式转变和高质量发展的有力支撑。
 
(本文由经济参考报专栏作者董积生整理,作者单位:中国建设银行战略规划部)
 
 
 
        (原标题:董积生:加速培育内需是实现高质量发展迫切需要)
 
 流通经济网声明:本文转载自流通经济网合作媒体,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扩大信息交流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感谢作者辛苦付出与创作,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有版权问题欢迎联系。
 
 
 




责任编辑:gaoyong